国内区块链项目怎么玩?一文教你玩转币圈文章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4-17      浏览量:0
国内区块链项目怎么玩?一文教你玩转币圈。

国内区块链项目怎么玩?一文教你玩转币圈。

国内区块链项目怎么玩?

国内一个区块链项目从0到1,需要经历团队、基金会、公司、社区四个阶段。

首先得有核心团队,包括CEO、CTO、COO等核心成员;然后团队要在海外注册一个基金会,同时在国内注册一个公司;再以基金会的名义进行募资;募资成功后以公司实体开始干事儿。

开源社区是区块链项目终极共识,可“毕其功于一役”难以实现,开源社区的建立需要长时间的运营,积累一批有识之士方可志在天下。

比特币是开源社区的鼻祖,可能也是当下唯一一个纯正的开源社区项目,比特币众多得分叉验证了这一点。

众多新兴的区块链项目方成立之初,中心化的研发是唯一选择。没有开源基因,贸然做开源社区显然不现实。

Bitcoin Cash是比特币众多硬分叉中最贵的那个

在海外注册基金会是为了规避政策风险。新加披、澳大利亚、开曼群岛、马耳他是热门之选,广阔的太平洋才是区块链这艘小船温暖的避风港;项目顾问和投资人是基金会的主要构成成员,顾问最好找些外籍的,这样看起来才像是一个国际项目;

若在国内大规模合法开展商业活动,又必须以实体公司为载体。公司是壳,基金会才是魂,披着“合法纳税”的外衣,做着区块链的事就顺理成章,确保万无一失;

团队与基金会不同,一个项目成功与否的关键点在于团队。区块链当前仍处于技术研发早期,技术研发部门是团队中最核心的部分,在公司体制中,一般会包括财务、人事、行政、市场、运营、设计等辅助部门,形成一台庞大的机器。当然机器越是庞大,需要消耗的钱就越多,项目方的负担越重。

ICO能够为许多优质的项目提供早期快速、便捷、低成本的启动资金,从这一点上看ICO无疑是一项伟大的创造,可以理解为一种有偿众筹。然而阳光下总是容易滋生腐烂,空气币、传销币借机横行,收割大批幻想一夜暴富的投资者。

由于发行主体在国外和区块链的匿名特性,难以监管、难以控制。ICO在国内被严厉打击,政策上明确禁止ICO。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是自古以来的优良传统。国内顶风作案的项目数不胜数,以国外基金会的名义进行。募资方式为国内私募,国外ICO。

如果没有ICO,大多项目方很难融到资,毕竟优秀的区块链创业团队屈指可数,真正有实力的靠传统融资方式也能轻松融到资,不必铤而走险。

ICO:首次币发行。

发币还是不发币,这是一个问题

以太坊ERC20的诞生宣告ICO时代的全面到来

以太坊ERC20标准的诞生让任何人都能通过以太坊智能合约发币,花点手续费,5分钟即可创造出一个新币种。由此培养出一众门徒,他们动作上整齐划一,大规模使用以太坊发行代币。

金色财经数据显示,目前市面上2424个币种,其中90%以上都是基于以太坊发行的。

发币只是开始,私募和ICO才是最终目的。以太坊内生货币ETH和币王BTC成为募资通证,ETH因此变得炙手可热,发币者约定一定的比例以代币换取ETH,从而完成募资。

市面上流通的ETH越来越少,必然会导致暴涨,ETH曾经一度成为稳定币。曾在熊市其他币种大瀑布的时候,疯狂逆势上扬。所谓“一根大阳线,千军万马来相见”。

门徒们坚定的信仰以太坊和V神。认为币对于链是不可或缺的,如果不发币就不是真正的区块链,他们高呼“无币区块链跟太监有什么区别!”

为了不当太监,大多数区块链项目都走上了发币之路。由此埋下隐患。

典型案例

国内某区块链公司,技术实力在众多区块链项目中算是不错的。在早期技术取得一定成果之后,决定发币融资。

融资过程可以用极度顺利,甚至火爆来形容

2018年初的一周时间内,通过私募融到2万个ETH、100个BTC,按照当时市价计算近2亿元人民币,有钱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奖励早期研发,然后秣兵历马,扩充团队。人事、行政、财务、设计等部门先后成立,公司变得规范化。

团队极速扩张,从早期10个人至鼎盛期70余人。区块链从业人员的薪资水平是很高的,尤其是技术人员。团队囤了大量ETH,工资却以全部法币结算,人员+其他办公开销加在一块超过200万RMB/月。

在ETH开始下跌的时候,为了保险起见,项目方也曾想过把更多的ETH换成法币,可银行监管是个大麻烦,大批来路不明的资金势必会引起银行高度警惕,无奈只能一点一点换。

持有ETH也不一定是坏事,原因在于ETH是整个区块链产业链中的通用支付货币,参加会议活动、打点媒体、公关、上所费都可以使用ETH支付,业务往来很方便,又可以规避监管。

如果说BTC是区块链的终极信仰,ETH可以称为区块链第二信仰。即便6个月后,ETH已跌落神坛,还是有很大一部分人相信只要区块链不死,ETH就会涨回去。

江湖上没有永远的王者,对于区块链这个如此早期的行业更是如此

随着数字货币进入熊市,整体市值缩水80%,以太坊没能挺住,从高点近9000元RMB跌倒1500元RMB,缩水幅度80%以上。

2个亿变成3000万,3000万已花掉2000万,项目方和韭菜们一样被套牢。韭菜可以一动不动,等待市场回暖;而项目方还要养活一干人等,用的是法币,满打满算,剩下的1000万最多能维持5个月。

在可预见的范围内,5个月的时间不足够在技术上产生多大的进展,当前区块链有没有盈利模式,只能靠烧钱。如果在这期间不能融到新的资金,那么可以直接宣布解散了。

资金被稀释还不算,内忧外患才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项目方在早期私募的时候,为了快速完成融资破了例。团队氛围一片大好的形势下,寄希望于项目代币成为下一个百倍币。团队内部成员花真金白银到市场上收购ETH,大量认购本币。少则几万元,多则数百万元。

没有成为百倍币,反而从上线1元一路下跌至6分。币价大瀑布,团队持币成员根本无心工作,项目举步维艰,人心涣散。

好员工不一定是好的投资人,团队人员参加私募应被严格限制。广泛推行的应该是:为所有成员分配一定比例的项目代币,锁定并根据绩效逐步释放。放在长期收益里作为激励金,调动员工积极性的同时,使得员工与项目深度绑定,

现实情况是大多项目方对于缺乏治理经验。在外部投资不足的情况下,放宽了内部认购。未将眼光放长远,考虑到未来的诸多隐患,短视的后果是极其严重的,将导致多数区块链项目方难以挺过寒冬。

内忧还不够,外部投资人出了大问题。纷纷找上门去要求原价退币,报警、聚众维权,原来官方群也变成了热闹的维权群。项目创始人被各种手段威胁,一旦开了先例,后续便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团队内部成员也纷纷要求退币。

同时谣传项目方跑路、漫骂,一时间种种负面声音甚嚣尘上,公司无法继续正常运营。

CEO召开全员大会,眼含热泪三鞠躬

“对不起,我一系列的决策错误导致今天这样的结果。我们不能再继续一起走下去了,公司已经养不起这么多人了,这个月的薪水可以截到月底,大家可以出去找工作了。希望日后在区块链这个行业可以江湖再见”

寒冬之下,生存下来成为重要议题,开源节流成为必然选择。裁员、关掉非核心部门、换用租金更低的办公场地以节省开支,最终只留下核心技术和运维团队。

如梦似幻,一切又回到创业的起点,能活多久仍是未知数。

以太坊的跌落神坛将引发行业地震

以太坊牵连到太多的区块链项目方,市场上90%的代币都随着以太坊的暴跌而跌落谷底,陷入僵局。随着以太坊的跌落神坛,一场行业地震一触即发。

以太坊跌落神坛成因。

外部大环境:

随着监管对于虚拟币的政策趋严、熊市的持续蔓延、大批韭菜的黯然离场,铤而走险的发币成本变得越来越高,收益却越来越低,新币产生的速度自然下降。

新币产生速度的下降意味着ETH的需求下滑,从经济学供需关系的角度,价格下跌是正常现象。

内部原因:采用PoW共识算法的以太坊产生与比特币同样的弊端。

并行处理能力差,无法承载大规模交易,当交易量过大时,产生拥堵问题;

矿工确认机制导致在交易量大增时,交易手续费水涨船高,大量交易被滞留,使用以太坊成本高;

一款火爆的养猫游戏足以摧毁以太坊网络,使得在以太坊上的应用失去了太多想象空间;

博彩类游戏垄断以太坊,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对以太坊产生质疑、失望;

虽然优化计划一直在进行中,但始终没有出现突破性进展。

挑战者的虎视眈眈:

EOS曾一度自称以太坊2.0将取代以太坊,不论最终在技术上如何上不了台面,光靠口口相传和强劲营销,EOS已经积累起大批信仰者。

区块链世界信心是根本,EOS抢走部分以太坊的信仰者和资金池,EOS之外,尚有大批公链项目对以太坊虎视眈眈。

大户的抛售:

ICO和私募使得以太坊的筹码变得集中,当有某些大户对以太坊失去信心或想变现套利时,大规模砸盘将引发地震。

在这样内忧外患的环境下,以太坊跌落神坛也就不足为奇了。大多数项目方都存在案例中项目方问题中的一种或几种。

以太坊暴跌最关键的影响就是持有以太坊的项目方手中资金严重缩水和二级市场地震,维护不好,可能就会让自己走向死路。

所谓,发币一时爽,最后火葬场。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全产业链都接受以太坊支付,上游矿机厂商、中游交易所、下游媒体全部接受ETH支付。

不仅项目方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区块链产业链中的任何一方都在经历寒冬。如果ETH持续萎靡0.5-1年时间,可以预见,这个冬天,一大批媒体、交易所、矿机厂商将会死掉!

ETH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将会摧毁以ETH和BTC为核心的有币区块链产业!这场灾难不远了!

后传

时间总是会默默地给出答案。时过境迁,当初甘愿做“太监”的区块链项目今日有望登基,虽然这样的项目方不多,“星星之火,足以燎原”,无币区块链将成为未来区块链的主流。

采用股权融资而不是发币融资的区块链公司现在大多活得很好。相比发币区块链有以下优势。

可以集中全部精力做技术研发,不必浪费精力维护资本市场的情况,数字货币的跌宕起伏至少是股市的几倍,对于初创企业这简直是个天大的难题;

无币区块链完全符合国家政策对于区块链的态度,不论现在还是未来都是完全安全的,并且有机会从政策方面获得诸多支持;

只要技术实力足够优秀,未来将持续源源不断地从资本市场获得资金支持、弹药补给。已经有部分公司获得新的股权融资。

区块链是一场持久的战役,需要源源不断地资金与资源投入。基于国内庞大的人口基数,一条性能足够优越、支持海量交易的公有链是刚需,这是需要全世界区块链项目方共同努力和探索的方向。

行业洗牌是任何一个新兴行业必然要经历的阶段。

地震之后,才会迎来新生。